一健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想当奸臣 > 第468章 最后一份息壤
刘禅继位,年号建兴。
任蒋琬为尚书令,又加行都护、假节,领益州刺史,再迁大将军,录尚书事。
姜维督内外军事。
又命邓芝督领江州,负责联盟外交事宜。
看着刘禅把内政、外交、军事都安排妥当,连范离都忍不住点头赞许。
“世人谬误刘阿斗,覆巢之下难保全。”
范离自言自语的说着,却见项宁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模样。
“陛下怎么了”他好奇问道。
这趟是范离伴驾,陪着项宁一起出访大汉。
两人刚刚参加完刘备的葬礼,范离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哪里又惹她不开心了
“你都没这样夸过朕。”项宁酸溜溜道“人家也是皇帝呀。”
“额”
范离尴尬挠头。
这怎么解释
难道告诉项宁,刘禅在他那个世界,被嘲讽讥笑了几千年。
自己不过一时感慨,束发情怀而已。
“好啦,你不要为难,朕只是喜欢被你哄嘛。”项宁红着脸,又立刻转移话题道“朕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范离被勾起好奇心。
项宁左右看看,那些汉臣、魏吴两国使者,都离着较远距离。
她垫起脚,凑到范离耳边。
“朕本来想说服刘禅,让他接受联盟议会。”
“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提及此事,不仅愿意加入,更认可你最高议长的身份哩”
范离闻言,也是一脸惊讶表情
刘禅修为甚至不如范离。
大汉没有大乘境天子坐镇,联盟议会确实更符合大汉实情。
但是,刘禅的见识气魄能达到这般高度
若果真如此,扶不起的刘阿斗真是古往今来第一冤案。
“晋王殿下,楚帝陛下。”
一个汉宫太监满脸谄媚笑容,凑到两人身边。
“我家陛下有请。”
范离盯着太监上下打量一阵。
他是故意的,还是口误
刚才称呼,居然把自己摆在项宁前面
“你叫什么名字”范离问道。
“奴婢贱名黄皓,岂敢劳烦晋王下问”
黄皓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却差点把范离的隔夜饭恶心出来了。
原来是他
总览上下五千年史册,在数量如过江之鲫的太监中,黄皓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
可惜,是恶名。
要不要提醒刘禅,把这阉货除了
这念头从范离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即便打消了。

管这闲事干嘛
自己可不是大慈大悲的菩萨。
何况穿越异世界,天知道黄皓对蜀汉还能有多少影响
“晋王殿下”
“汉帝陛下”
远远的,刘禅从宫殿中出来,一路小跑到二人面前。
他与黄皓一样,也是把范离摆在前面。
看样子,主仆俩都是心思缜密之人。
“汉帝不必亲自出迎。”范离笑道“礼重了。”
“不重,一点也不重。”
刘禅笑容可掬。
多日不见,竟是身体微微发福。
进入宫殿后,三人本该分主次落座。
刘禅却道“今日座次,朕建议依照联盟议会制度,以最高议长为尊,请晋王上座。”
范离一愣,心说好家伙,真没有比刘禅更上道的。
他正在暗自吐槽着,就感觉有人掐自己后腰,是项宁。
“哼”
“人家敬重你呢,还不上座”
女人什么时候生气,真是永远也预料不到。
但项宁只是小小发个脾气,声音便转为温柔甜美。
“去吧。”
“你主外,朕主内,现在该是你说了算。”
范离真怕项宁声音太大,被刘禅听见。
他也不再客气,直接坐了主位。
刚一落座,刘禅就急切开口。
“先帝败亡,皆因魏吴二帝救援不及。但非是二帝故意拖延,实在是大明高手如云。”
“以皇后瑶光为首,加上一众文武官员,居然逼得二帝将息壤都用了。”
“魏吴失去息壤,今后更无可能征伐大明,只能防守。”
“兵法云久守必失。”
“晋王殿下,你看这可如何是好”
刘禅语速虽急切,却是条理分明,思路清晰。
范离听他说完,心道“凭如今四国实力,也不可能主攻大明。纵然还有息壤,也是异宝无用武之地。”
突然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念头从范离心中闪过
“汉帝陛下,请问贵国先帝那份息壤,可曾被使用过”
夷陵之战,是在大汉境内。
刘备与嘉靖帝恶战,即便施展天子神通,却也是不用消耗息壤的。
果然
范离问完,就看见刘禅小心翼翼捧出一个精致木盒。
仅是木盒的材料,就散发出浓郁的灵气,可见其珍贵程度。
“这份就是大汉息壤,并不曾使用。”刘禅叹息道“朕虽继承息壤,修为距离大乘境尚远,根本用不上它。”
范离表面镇定,心中却很激动。
他当即开口道“既然陛下用不上息壤,可愿意转卖给本王价格方面,请陛下尽管开口便是。”
息壤,是嘉靖帝伪造的神物。
尽管如此,却也是一件宝物,只是数量稀少罢了。
范离不清楚,嘉靖帝手中还剩余多少息壤。
但眼前这一份,他却势在必得
“啊晋王也想要吗”刘禅露出尴尬之色,苦笑道“前番魏帝和吴帝,也有意购买息壤。朕自知无用,也不敢藏私,确实打算出手,却不知卖给谁更有利于抗明。”
刘禅身为一国之君,本不稀罕一件宝物的买卖收益。
抗明才是大事。
若抗明失败,国祚将亡,有多少宝物财富也是人家的战利品。
“魏吴二帝那边,本王自有说法。”
“请陛下将息壤交给本王,作为报酬,范氏商行在大汉的分支,可以全部赠与陛下。”
刘禅蹭的一下站起身来
“当真”
“晋王诚不欺朕”
范氏商行就是财富的象征。
哪怕仅仅是在大汉的分支机构,其财富也不可小觑。
刘禅估摸着,除了填补夷陵之战的物资损失,立刻巩固边境防线也绰绰有余。
“本王从不撒谎。”范离笑道“陛下若不信,可以问问我家陛下。”
他说完,顺手指向项宁。
却没想到,项宁俏脸微红,竟好像羞于撒谎似的。
“对”项宁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家的晋王啊,从不撒谎呢”
果然不能多写,越写越水。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