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健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收集末日 > 2737、恶性隔绝魔境(0)
<b>inf</b>——???——
黄昏。
已有一半落入地平线的夕阳映照着一座位于河畔的陈旧神社。
神社入口处,鸟居的下方,立着一名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女。
她身穿一套纯黑底色,描绘着各种艳丽花朵的和服,眼眸赤红,头发乌黑,留着公主切与披肩直发,如同人偶娃娃般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少女手中拿着一只对她来说有些过长的扫帚,正略显艰难地清扫着地面,试图将……
……将满地的“碎肉”扫到一起。“碎肉”这个称呼并不准确,应该说,那是一种材质柔软,带有纹理,表面几乎完全烧焦的漆黑碎块,它们大批量,整体呈溅射状从正门鸟居方向以扇形平铺
了进来,将神社前方的小广场几乎完全铺满。
许久之后,少女终于将所有的碎块都聚拢为一堆,但那早已剩下一半的夕阳却始终没有落下。
“别装死,”少女将扫帚丢到一边,看着那堆东西,用符合外表的清冷声音说道“这‘部分’已经足够你开口讲话,多玛姆。”
“【我只是想试试看,】”那些碎块震动起来,用层层叠叠的声音说道“【如果我一直不说话,你是否会外出寻找更多的‘碎块’。】”
“不会,”少女答道“我将判定为实验失败,然后把这些垃圾烧掉做花肥。”
仿佛在配合她的话,神社一侧,色泽暗沉的小河旁,一朵又一朵的彼岸花生长,绽放,继而凋零。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性格很恶劣?墨菲斯托?】”碎块震动。
“有,都在地狱里。”少女答道。
“【……】”
短暂的沉默后,由碎块再次“开口”“【是你的计划被发现了,还是我的?】”
“要我猜的话,都被发现了,”少女踩着木屐来到神社正门坐下,捧起一杯早就放在那里的茶“但显然你更讨人厌一点。”
“【难道不是因为你打扮成这个样子,她下不了手吗?】”
“只需改变一下造型就能让谈判对手让步,为什么不做呢?”少女啜了一口茶“而且‘维度之主’原本就没有性别这种东西。”“【那些怪物、聚合体或者不定形的家伙或许是,但‘塞拉托克’刚刚才毁灭了一个给他塑造女性变体雕像的太空游牧部族,而‘白星’,】”碎块顿了顿“【坚
持让所有眷属称呼她为‘她’。】”
“那你呢?”少女偏头看了碎块一眼“因为乌玛想要一个哥哥而不是姐姐吗?”
碎块沉默。“呵,什么‘一切黑暗之物都属于我’,‘这是白星在向我求助’,‘我要夺取那部分力量’,”少女又喝了口茶“只是个帮妹妹找丢失的玩具又怕丢面子的蠢哥哥罢
了。”“【那与我们的交易无关,】”那堆碎块不断震动“【我已经完成契约,将对‘虚空孳孽’和‘黑暗精灵’的研究成果分享给你,令你新招募的‘绿灯侠’可以以‘兽’
的身份向那些凡人赐予‘进化之力’。】”
碎块顿了顿,尝试以对方的口气进行讽刺“【以此遮掩上一任‘兽’被凡人拐走的笑话。】”
“确实有这么回事,”少女喝光茶水,将杯子放下“但被一刀两断,碎一地的又不是我。”
“【……】”“而且,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让一个‘绿灯侠’顶替‘兽’的位置?”少女转而拿起茶盘旁边的茶点“因为‘灯’、‘兽’,假以时日,他应该能成为一个新的灯团的‘灯兽’
,或许是‘红外军团’?”
“【是你把那个麻烦的绿灯军团长引来的?】”碎块震动起来“【虽然还没有出手,但——】”“是‘亚空间邪神’,”少女打断碎块的话“那个在奥丁地盘上摆了我们一道的‘远古幽魂’,通过漏洞将原本‘赐予力量,发生基于力量的变异’的契约修改成‘倾
听愿望,根据愿望内容变异’,结果引来了一般不会干涉现实维度的‘渴求之器具’,以及为追猎或消除它的力量而来的一群‘猎犬’。”
“【哦~契约的漏洞啊~】”碎块拉长音。
“……”少女抬手把啃了两口的茶点丢进那堆碎块里。“【呸呸,】”碎块震动起来,将那块茶点弹出去“【所以,是‘白星’让她刻意培养的那个接班人小鬼从‘海拉’那里请来‘黑灯侠’来砍我们?,顺便解决‘渴求
之器具’?】”
“首先,砍的只有你,”少女答道“其次,你才是顺便解决的。”
“【你不讽刺我就不会说话是吗!】”碎块暴怒“【等我把躯体拼好,我们决一死战!】”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故意的?”少女端着茶杯和茶盘起身,将它们全都丢进身后的塞钱箱里,然后拉下装饰着铃铛的绳,拍手。
哗啦啦……
塞钱箱里传出仿佛河流涌动的声音,同时伴随着某种嘶哑诡异,不辨男女的声音
【你的怨恨,我收到了。】
“【嘶——】”碎块一时竟然忘记生气“【据我所知,神社是供奉神明的地方,而‘地狱维度之主’所供奉的神明……】”
“是【死亡】,”少女转身看向地上的那堆碎块“我刚刚替你祈愿,以你被拉入地狱为代价,抹杀把你砍成这样的凶手,不用谢。”
“【……%¥#@!】”碎块气得原地乱跳,语不成句。
“只是替我打一段时间的工而已,”少女撩了下垂在耳边的漆黑直发“不知为什么,最近敬畏我的人越来越少了。”
“【……会有人敬畏你才怪,】”碎块重新堆积在一起,发出重重叠叠的声音“【但那可是‘黑灯侠’,虽然不知隔着几层,但总归是【死亡】的下属吧。】”
“呵,那可不是什么‘黑灯侠’,即使‘黑灯军团’的‘黑死帝’出手,也顶多把你赶回‘黑暗维度’,而不是像这样洒一地,”少女顿了顿“那是一位‘维度之主’。”
“【什么维度?我怎么没感觉到?】”“你感觉到的同时就已经被砍碎了,”少女在碎块再次发怒前说道“还记得那个疯子,已经陨落的‘火焰维度之主’挂在嘴边的话吗?‘这个世界将熊熊燃烧’,‘
万物仅余灰烬’。”“而她,便是【灰烬维度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