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健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我不想当男神 > 23 不想关系退步,那就继续保持!
<b>inf</b>如今胡欣儿完完全全背对着周岩。她的浅灰色按摩裤已经被重新穿上,只不过白玉美腿依旧毫无遮掩地露在外面。
她本身就是那种纤细颀长的腿型,整体偏瘦,也因此延伸到小脚这里,同样让小脚显得细嫩小巧。
她的足弓微微弯成美丽的弧线,雪白晶莹的足趾微微翘着,哪怕因为她自身趴着的状态导致两只细嫩小脚也跟着斜斜摆放,但光是安安静静地斜放在那里,看到和雪白脚踝曲成直线的足背、看到足心和足趾之间肉乎乎的红中带粉的部分,以及同样红润的脚后跟,便能让周岩呼吸加快,变得急促。
周岩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可以赞美此情此景下胡欣儿幼嫩雪白的小脚。
不过他已经自动给胡欣儿脑补了画面。他在前面开着车,而胡欣儿则是颇为随意地把小脚搭在车窗前,阳光下,小脚的足趾晶莹粉嫩。
如果她能穿上纯白雪纺裙样式的婚纱,在遮遮掩掩、若隐若现下,又会藏着怎么样的几分美丽。
虽然仅仅只是这样搭着,没有修饰,或者说只是一件浅灰色的按摩裤遮掩,那两条笔挺雪白的玉腿,就已经是两件唯美的艺术品,但如果穿上白丝,那种纯白的不透的,及膝的一半肌肤裸露在外,另一半裹在白丝里,这样的反差感,会不会比连体加绒白袜更带劲一些。
周岩忍不住想入非非了。而大好的机会就在眼前,他也没让胡欣儿久等。
伸手一抓,很顺利地抓住她有点儿滑腻的两只雪白小脚。掌心和美妙的足弓触碰,手指顺势碰到了踝骨,只是这样抓着微微往上抬,就让胡欣儿的两只小脚呈90°弯曲的样子。
脚心本身就是敏感的部位,更不要说在周岩的‘半包围’下,胡欣儿只觉得脚脚痒极了,仿佛只要周岩一碰到,她就会忍不住因为这轻微的磨蹭发笑。
“你干嘛呀!”胡欣儿终于忍不住开口。她的声音很低,压着一点点羞意,实在是这样被周岩‘禁锢’的状态实在是太过于羞耻,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她的脚开始挣扎起来。这样一来周岩反而抓的更紧一些。
“别动,我给你按按脚。”
“死变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足控。”胡欣儿气呼呼地戳破了周岩虚伪的谎话。
本来就是为了满足自己,还说什么给她按脚。周岩被胡欣儿说的多少有点儿脸红,不过也仅仅是脸红。
他顺着自己的心意摸着胡欣儿雪白的小脚丫,时不时装模作样地揉一揉,捏一捏,其中更是重点照顾了一下可爱的足趾,偶尔会用她的足趾在掌心里轻轻刮弄。
这样反而让胡欣儿更加不自在,她动了动小脚,想挣脱周岩的禁锢,可因为周岩抓的太紧,她也只能局部地反抗一下。
“放开放开,痒死了。”周岩没有理会,反而因为胡欣儿挣扎的剧烈了一下,他下意识地加重了力道按胡欣儿的脚心。
“咯咯咯!痒!”
“别弄了周岩,咯咯。”胡欣儿直接开始咯咯笑起来,一边笑挣扎的更剧烈。
周岩没想到胡欣儿应激反应这么大,差点挣脱不住了。也好在他定力十足,不然雪白的小脚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天知道会做什么除了按摩之外更加过分的事情。
于是就这么和胡欣儿打闹了一阵。周岩觉得时机成熟了,可以抱着胡欣儿同学一起去泡澡。
只是还没等到他把心里的想法付诸实践,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周岩只能把胡同学的脚脚放下来,用毛巾擦了擦手,便拿起手机。
唐姨打来的。周岩也不避讳,直接当着胡欣儿的面接通了唐姨的电话。
“喂唐姨。”
“小周,今天是腊八,我煮了腊八粥,晚上可以过来吃。”唐歆轻声说。
“好的唐姨。”周岩还以为唐姨是要说工作的事情,没想到是喊他喝粥。
看了看时间周岩发现今天确实是腊八节。他记得唐姨很注重一些节日的过法,腊八节唐姨会煮腊八粥也正常。
腊八粥其实就是八宝粥。腊八节很多人不会过,但元宵肯定是会过的。
周岩记得以前在家过元宵的时候,许老太总是会端上一大碗山粉糊,说是唐姨做的。
山粉糊是浙省台市在元宵节特有的点心,其实就是把红枣、葡萄干之类的干货和汤圆一起煮,煮的过程中不断加入淀粉勾兑,这样一来等煮完以为自然就变成了一锅山粉糊。
加了白糖以后很好吃。周岩那会儿挺喜欢打游戏,一开始对三粉糊无感,但深更半夜饿了之后,才发现旁边还放着一碗已经凉了的山粉糊。
山粉糊可不止是热的才好吃,凉了也好吃,而每每开动,周岩也能把一整碗山粉糊吃完。
至于腊八粥的话,周岩可能更喜欢吃里面的桂圆。见周岩放下了电话,胡欣儿忍不住问道“刚才打电话的是谁?”
“我女友的妈妈。”周岩说。
“哪个女友。”
“唐糖。”周岩对胡欣儿挺诚实。
“她找你干什么呀?”胡欣儿好奇地问。
“你怎么问东问西的。”
“我好奇,不行啊。”胡欣儿梗着脖子说。天知道她为什么关注周岩女友的事情。
“今天是腊八节,她喊我去吃腊八粥。”周岩说。
“腊八节吗?”胡欣儿“你都没带我吃过。”所以这股子撒娇幽怨的语气是什么鬼。
周岩扯了扯嘴角“我们俩好像也没认识多久吧。”
“那我不管,今天腊八节,我一定要吃到腊八粥!”
“那我把八宝粥煮一煮,你吃吗?”周岩问。
“周岩!”胡欣儿坐起来了,她气呼呼地说“你怎么一点诚意都没有,刚才刚才我都让你摸了那么久。”
“不情不愿的,有什么意思。”周岩撇撇嘴。胡欣儿重重地哼了一声“那粥粥要吃的话,你给不给她做?”
“额”胡欣儿这一问直接把周岩问住了。
“我这就打电话给粥粥,嗯,还有蒹葭,腊八节可是传统习俗,必须要喝粥!”胡欣儿见周岩愣住了,自以为拿捏住了周岩,她笑盈盈地说道。
就要去拿手机。周岩把胡欣儿的手机直接拿过来。他其实也怕胡欣儿和粥粥乱说什么。
毕竟今天腊八节,他这个当哥的没有一点反应,虽然是自己忘记了,但要是胡欣儿把自己去唐糖那里喝粥的事情捅出来,粥粥肯定也不会好受。
“怕了吧!”胡欣儿此时已经缩起了雪白的小脚,她坐直身子,笑哼哼地说道。
周岩这样的表现就是怕了。
“你真要喝吗?”周岩问。
“嗯啊!要喝,不能是八宝粥!一定要是腊八粥。”
“那简单。”周岩把胡欣儿的手机丢到一边,又拿起了自己的手机,重新拨通了唐姨的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周岩直接说道“唐姨腊八粥能多做一点不,到时候我给粥粥送过去。”唐歆似乎愣了一下,她很快回道“小周你其实可以让粥粥一起来吃的。”
“粥粥现在挺忙,在和同学搞项目,我寻思着把粥给她送过去,她同学也能吃一些。”周岩很直接地说道。
唐歆“那好,我多做一些。”
“嗯,麻烦唐姨了。”
“不麻烦。”周岩挂断了电话,胡欣儿则是略有些惊讶地看着周岩。
“不是你让女友的妈妈给给我做腊八粥?”她宽松按摩服下的胸脯微微起伏,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有什么问题吗?而且我不是给你做的,我给你们寝室都做啊。”胡欣儿知道周岩指的是秦蒹葭,还有粥粥,她抿抿嘴,依旧没搞清楚这个乱乱的情况。
周岩这个时候直接点破了,他无奈地说“我说欣儿同学,你跟我只是同学关系,不要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念头好吗?”
“比如小三比如情人什么的。”周岩说这话的时候,胡欣儿真是越听脸蛋越红,越听脸蛋越烫。
她支支吾吾地说“你胡说什么呢,我才没才没往那方面去想。”其实胡欣儿自己也发现了,如今和周岩相处的越来越过火,她也会下意识地代入她其实并不认可,而且还十分抵触的关系。
但有时候她就是控制不住嘛。胡欣儿此时正处于一种小娇羞的状态,更不要说几缕凌乱的碎发沾落鬓角,让她多了几分清纯。
尤其是那樱桃小嘴,微微抿着,有一种‘无措’的可爱。周岩忍不住代入了徐知微那张特别可爱的小嘴,虽然学姐高冷归高冷,但小嘴的诱惑是满星的。
这么一代入,周岩反而觉得胡欣儿的小嘴也更加诱惑吸引人起来。他就这么突兀地来到了胡欣儿的面前,坐在了她的身边。
“来,张嘴。”周岩命令道。胡欣儿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你干唔”周岩根本没给胡欣儿说话的机会,他搂住了胡欣儿薄薄按摩服下的小蛮腰,重重地吻在了她的小唇上。
先生从来都是不礼貌的,但周岩这回也是非常直截了当地‘不礼貌’了。
而在胡欣儿微微睁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要不要反抗周岩的时候,周岩一边亲吻,一边用手更进一步。
这一回是从下至上。很轻易地挑开。在那紧致的张力下,周岩触碰到了想要触碰到的。
“唔——”胡欣儿眉毛微蹙,似乎因为周岩突如其来的偷袭有些惊慌,可这个时候她没法推开拒绝周岩。
于是周岩就这么得逞了。小唇、胸口异样的滋味升腾在胡欣儿的心间,她的两只幼嫩小脚忍不住缩一缩。
本就在心里藏着一点点喜欢,虽然平时都被伪装在‘大大咧咧’下,这个时候被周岩挑开,也忍不住情不自禁起来,开始品味起浪漫、禁忌的味道。
就这么荒唐了好一会儿。直到胡欣儿彻底失去了力气。她瘫软在了周岩的怀里,被周岩搂着,却无所作为。
她闭着眼睛,一直都是闭着眼睛,似乎这样可以继续保持倔强和坚强。
而紧紧贴附在周岩的后背,又紧紧攥着的小手,足以证明她内心并不平静。
她不吭声了。又不吭声了。像是在害羞。周岩就这么搂着胡欣儿,独属于她的体香沁入心神,让周岩不想去思考其他事情。
哪怕只是这样浅尝辄止,但因为两唇触碰,以及肢体互动跃迁出的一丝丝火热,也终于开始躁动起来。
周岩保持了分寸感。也因此,让火焰在胡欣儿的心里烧的很旺。她甚至觉得会忍不住沉沦,如今闭着眼睛,周岩看不到她,她也看不到周岩,反而对她来说,才是安全感十足的。
“晚上我可以陪你睡。”周岩凑近胡欣儿的耳边,用那种极低的声音对她说道。
“不要你陪,你又不是我的谁。”胡欣儿终于开口反驳。
“也行。”周岩回答得很干脆。胡欣儿睁开眼,眼底流露出几分复杂“你就不会客气一下吗?”这会儿的气氛真的很浓,周岩更是听出了胡欣儿的撒娇味道。
周岩笑着低声问“那我以什么身份陪你?”胡欣儿再次不吭声。周岩再次凑了上来,衔住了她的小唇。
像是打开了特殊的开关。胡欣儿迎合起周岩,这一回,她知道配合了。
就这样你来我往,又持续了好一会儿。周岩才分开胡欣儿“现在想不明白,那就以后想明白,我又不会逼你,反正咱们都处到这个份上了,这要是退回到从前,你接受不了,你可能也接受不了。”胡欣儿想说什么,周岩的手微微上移,从腰际往她的背上移动,轻轻抚着她的背,周岩直接说道“不用解释,也用不着解释,你说我虚伪,那你就真实一点,好吗?”胡欣儿沉默了一下,似乎被亲吻之后带来的特殊气氛扰乱了心智,让她不会自发地去思考事情的正确和错误,反而倾向于顺从周岩的话。
她最后还是点点头,轻轻应了一声。
“那陪我去泡个澡好吗,不用想太多。”周岩低声说。
“你又想占便宜呀。”胡欣儿抿抿嘴说,这会儿的她哪还有刚才的火药味。
似乎被周岩戳破或者坦诚之后,心里的羞意让她再没办法用很冲的话反驳周岩。
“你也可以占我便宜。”周岩笑了笑说。胡欣儿给了周岩一个白眼,她抿抿嘴小声说道“你骨子里就是个坏蛋。”
“那你喜欢坏蛋吗?”周岩问。胡欣儿又忍不住想顺从地回应周岩,但她又在想,可能她喜欢周岩,周岩并不喜欢她,只是喜欢玩玩她。
最后她还是轻轻哼了一声,傲娇地别过了脑袋。
“不喜欢!”